体坛人物 【作文素材】有关《经典咏流传》的几篇时评(报道

2018-03-31作者:佚名来源:澳洲3分彩全天计划|澳洲三分彩|澳洲3分彩全天计划网站次阅读

  网易娱乐2月24日报道 最近,一首只有20个字的小诗《苔》一夜之间刷屏。这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因为《经典咏流传》里的一段演绎被唤醒,仅3天,微信端与《苔》有关的阅读量就超3000万,成为春节期间朋友圈最热话题。平昌冬奥会“追风小子”武大靖创世界纪录“超速”夺冠,就有媒体以这首诗中的“青春恰自来”作为标题。

  三期节目短视频全网播放量已突破1.5亿,近50篇微信文章突破10W+,节目“摇一摇”互动更是获得了近400万次分享,总曝光量约4亿。《经典咏流传》这档由央视推出的大型文化节目由此走进公众视野,不仅开年之初引爆朋友圈,还在豆瓣斩获9.4的高分,创文化节目新高。

  16首诗词改编的歌曲,12首进入音乐流行指数榜,《明日歌》《三字经》《将进酒》进前十。《经典咏流传》一经播出便让亿万中国人感受到经典厚重的生命力,让千年经典得以在当下流行。正如《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袁新文所说,“它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传统或者叫经典作品的穿透力,以及与时代平台的时尚性的完美结合”。

  不同于以往诗词节目或音乐节目竞演的方式,《经典咏流传》研发了轻赛制重传播的形式,实现模式上的突破。在传播形式上,节目则打造出“1+4”融媒体跨屏交互的创新模式。每一首歌曲量身定制4种不同的新媒体产品,通过播出时的手机摇一摇从大屏抵达小屏,凭借优质的内容引发裂变式传播。一首诗歌所承载的文化内涵与人生况味,都不再止于电视屏幕,而是通过新媒体的不同产品,获得更丰富深厚与多样化的表达。荧屏内,用心形启动器外化“心动”表达即时即刻对歌曲的喜爱,参与互动;荧屏外,观众通过微信“摇一摇”实时分享,为每首诗歌量身定制的新媒体产品H5互动、微信公众号文章、节目短视频、音频同时分发,这样的强互动模式使得每一首歌都有千万人次的人群进行跨屏交互。无论是微信、微博还是音乐平台等多种融媒体渠道,节目匹配不同终端特性分发内容,从而实现裂变式传播,引爆话题。

  “袁枚在三百年前创作的这首诗,一个晚上的传播可能会超过它在三百年传播的总和”,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副总监许文广在节目播出前的畅想,如今无疑成真。“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20字的《苔》一夕之间走进亿万中国人的心,人民日报、教育部微言教育、央视新闻等大V自发转载,文化、情感、教育媒体不断解读发酵,甚至成为刷爆朋友圈的座右铭。既有社会效益,又有广泛的传播力,由此可见,《经典咏流传》真正做到“在价值引领中创新传播,在创新传播中彰显文化自信”。创新传播也为经典插上翅膀,让经典“飞入寻常百姓家”,影响更多的人。

  一档节目能够引发现象级传播,创新传播形式背后,还需要有契合大众需求、传播渠道的高品质内容。《经典咏流传》开拓文化命题,“和诗以歌”创新文艺表达的形式。《一首孤单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88岁的她用苍老的双手按下琴键,世界立刻安静了,然后,又沸腾了!》、《用英文唱出的唐诗居然美得让人想哭》、《这才是中国风骨,谭维维用20年沉淀绽放墨梅风骨》……这些持续刷屏的文章皆来自《经典咏流传》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之所以获得诸多权威媒体大V的广泛转载,得益于节目将微信文章作为一个强有力的融媒体产品进行打造,文章循序渐进,从节目歌曲出发,谈古论今,找到传统文化的现代意义,引发当下共鸣。团队为这些文章付出的心血,不亚于设计这些诗歌在节目里的舞台呈现。有些稿件甚至十数易其稿,直到节目播出前一天的半夜,还在修改。这些富有文化内涵与可读性的文章最终也与电视节目相映成辉,引发了让网友自发追捧的自来水效应。

  电视大屏呈现出的几分钟的《苔》、《墨梅》、《梁祝》等经典之作,经由H5、微信文章、短视频和音频齐发力,得以传播到更宽广、更久远的地方。从谭维维咏唱的“不让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我们看到一曲《墨梅》背后是新时代音乐人沉淀20年的初心坚守,以及充满中国自信的中国风骨;从88岁钢琴家巫漪丽按下琴键,我们听到流传至今的《梁祝》喷薄而出的强大生命力,谱写着几十年如一日的芳华依旧……带有故事性、完整性的内容输出,让节目官方微信在释放16套意境海报和歌曲配套合辑时,也能在短短几小时内突破十万阅读量,并被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权威媒体转载。

  节目主题的拓展性深耕,使得一首简单的诗歌变得立体、饱满、灵动起来,打通了和当下大众的生命体验,从而引发广泛而深刻的情感共鸣。清代袁枚本人可能也没有想到,在21世纪一个叫梁俊的老师发现了《苔》这首诗的美,发现这首诗里体现的生命价值。他用新时代的生命感悟为这首诗加上了“坚韧怒放”、“平凡而卓越”的注脚。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不仅在做一档电视节目,还在号召、动员和参与一个全民互动传唱经典的文化行为。这才有了“诗词唱经典,中国正流行”这一振奋人心的文化新气象。

  最近,一档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和诗以歌演绎经典名篇,广受好评。文以载道,歌以咏志,“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文学名篇在音乐中重获新生。其实,除了《经典咏流传》(配图为海报)外,还有不少歌曲的歌词源于古诗词,不少观众认为,在歌唱中学诗词、背诗词,或是经典最合适的传承方式之一。

  去年,《中国诗词大会》火爆全国,据统计,首轮播出,央视综合频道、科教频道,两套节目收看人数累计11.63亿人次。收视率方面,《中国诗词大会》最高收视率达到1.95,超过了很多黄金档电视剧的收视。《中国诗词大会》的总导演颜芳透露,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将是一场全新的诗词之旅。

  节目嘉宾康震透露,新一季《中国诗词大会》亮点纷呈,参与的100余位诗词达人,被分成五大阵营,不同年龄段的选手都有充分展示的空间。今年还设立预备团,增加淘汰机制,新增“诗词接龙”和“超级飞花令”,难度升级,让节目的竞赛感增强。

  在人们的常规印象里,古诗词要搭配古风古韵,但在《经典咏流传》里,古诗词和部分近代诗词配以现代流行音乐,汪明荃、罗家英、王俊凯、谭维维、王力宏、尚雯婕、凤凰传奇等歌手,加上机器人、饶舌、吉他、钢琴等新“搭档”,让观众耳目一新。无论是山区教师演唱的《苔》、还是王俊凯演唱的《明日歌》,将诗词配以现代流行音乐,让更多观众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无与伦比的魅力。作家梁晓声评价:“我也想到过古典诗词的现代传唱,不过配乐更多想到的是古筝,曲调依然想到的是古调。用如此现代的唱法和曲调来演绎,而且演绎得很贴切,是我没有想到的。”

  因为《经典咏流传》,本真质朴的歌曲《苔》刷爆了朋友圈——这段视频全网播放突破4000万,成为春节期间最热门的一首歌曲,可以与王菲、那英在春晚演唱的《岁月》比肩。《苔》是清代诗人袁枚的作品,这首“孤独了300年”的诗作,被乡村教师梁俊和来自贵州山里的孩子们用天籁之声动情演绎一夜爆红,“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诗词对生命的礼赞也让网友感动。网友评论称:“平凡而卓越才是生活的根本,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平凡人,就和潮湿角落的青苔一样,那么不起眼,但是被显微镜放大以后,你会发现苔也会和一朵花一样,很美,也会如牡丹一样开放,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散发着自己的光芒。非凡的牡丹毕竟只是少数,它们在变成牡丹之前,也一样追求着平凡与卓越,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本真。”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王俊凯演绎的是明朝钱福的诗《明日歌》。这首歌旋律轻松,主持人撒贝宁只听了一遍,已经可以将旋律哼出来。微博上,《明日歌》传唱度也很高,不少观众把它比作新年“洗脑神曲”,“旋律一听就印在脑海,根本停不下来”。这首明朝钱福创作的励志经典,穿越历史时空到当下,经过充满时尚感与时代感的演绎,让观众笑言“可以拯救新年拖延症”,“一首《明日歌》只听一遍就能哼唱,劝勉人们牢牢抓住稍纵即逝的今天,不要把任何计划推迟在未知的明天。新年到了,别再拖延了!”

  同样易于传唱的,还有王力宏吉他弹唱的《三字经》,曾为春晚歌曲《当你老了》谱曲的音乐人赵照演奏的民谣版《声律启蒙》等。这几首歌特别适合当做儿歌,教给小孩子学唱。王力宏在节目中爆料,录《三字经》时,他2岁的女儿就在旁边,录完整首歌,女儿已经会自己哼唱了。凤凰传奇则把李白的《将进酒》唱得豪迈壮志,仿佛与千年之前的诗仙进行了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

  除了经典诗词的演唱,节目还深挖诗词背后的内涵,解读诗词含义,讲述传唱者的故事,阐释人生价值。鉴赏团成员康震说,每一首歌和每一首诗的背后都有一段人生,而每一段人生的背后承载的是辉煌或失落,但都与亘古绵延的文化传统相连接,“这些诗歌跨越千年到达现代,无论承载的是辉煌还是失落,都变成无以复加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骄傲”。

  《经典咏流传》播出后,在各大音乐平台全线首诗词改编的歌曲,其中12首歌曲进入流行指数榜,9首歌上榜新歌榜。《亭亭山上松》《鹊桥仙》《木兰诗》《登鹳雀楼》等让不少观众“单曲循环”。

  不仅播放数据表现亮眼,《经典咏流传》中的歌曲还唤起网友内心的诗意、感受到百千年前诗人的胸中丘壑。观众给《经典咏流传》打分超过9分,超过60%的观众送上五星好评。评论区中,有网友表示“已建立无限循环歌单”“声音渗透了我的灵魂”,也有许多网友从诗的咏唱中听出了人生的哲思。

  有观众力挺节目演绎经典的方式很新颖,“看了一小段《苔》,非常感动,下午一连看了两期, 用掉半包纸巾…… 《枉凝眉》的音乐一出来就不自禁地热泪盈眶。用新的、年轻人更易接受的方式去传承经典、传承文化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正如节目的名字《经典咏流传》,节目中用现代人的情感咏唱出古代人诗词的魅力,给予了经典诗词一件件更为多彩的衣裳。特别是支教老师带着山里的孩子唱的那首《苔》,以小见大,以古咏今。这是一个值得在春节假期间和父母一起守候在电视机前观看的节目。寓教于乐。”

  还有观众感慨,这个节目帮助了家里的学龄孩子更好地亲近传统文化、学习诗词、甚至更方便地记住诗词,“春节期间一大家子聚在一块儿看央视推出的最新节目《经典咏流传》,传唱者有王俊凯一样的歌星、有老艺术家杨洪基、有谭维维这样的实力唱将、有支教山区的爱心梁老师、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果敢乐队组合……好听的旋律加上中国风和传统文化知识,特别适合家里有小孩的,一起看!”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表示,《经典咏流传》用创新的诗和歌的结合,回到了诗歌的起源,也让诗歌回到了生活,完成了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把文化的“过去完成时”成功转化为“现在进行时”,“歌给文字带来情绪感染,而诗给歌带来更多的表情,不仅让诗歌流传,也让歌词更有文化”。

  除了《经典咏流传》已播出的歌曲之外,观众发现,还有不少改编自古诗词的流行歌曲值得回味。

  观众最熟悉的《但愿人长久》歌词用的是宋代苏轼《水调歌头》,一首歌唱完,这首词再也忘不掉。《涛声依旧》化用唐代张继《枫桥夜泊》,“渔火”“钟声”“枫桥”“客船”“月落乌啼”这些经典的意象加上久别重逢和旧船票的合理想象,重构出的一个全新故事却感人至深。

  《在水一方》的歌词被认为几乎是对《诗经·蒹葭》的现代白话文翻译,比如“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被翻译成了“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被翻译成了“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方向,却见依稀仿佛,她在水的中央”。

  此外,《寂寞沙洲冷》《越人歌》《菩萨蛮》《床前明月光》《新鸳鸯蝴蝶梦》等传唱一时的歌曲里,歌词部分或多或少化用了古代经典诗词,今天听来惊喜满满。

  “和诗以歌”,是否算为传统诗歌找到了新的传播方式?对此,《经典咏流传》节目制作方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是在展示品鉴一件件古董,我们要让经典通过我们今人的创造活起来、流行起来。”

  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了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和广泛好评。担任《经典咏流传》鉴赏团成员之一的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被很多观众熟悉,作为参加今年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他提出“将《经典咏流传》式的美育教育推广到基层和全民”的提案。

  在接受《文化十分》的记者采访时,王黎光委员表示《经典咏流传》创意非常好,把古代诗词和当代音乐结合起来,受到了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喜爱,“我了解到我们全国大概有32万多所小学,所以我的这次政协提案,也是希望我们《经典咏流传》一些优秀歌曲,能够推广给我们的中小学们,让我们的孩子有自己的歌曲,也让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经典烙印在他们心里,这是非常好的推广中国文化的手段,这会使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从小就能够建立起文化自信”。

  纵观《经典咏流传》前四期节目内容,无论是朗朗上口的《明日歌》、耳熟能详的《登鹳雀楼》《咏鹅》、展现中国风骨的《墨梅》《定风波》、传唱甚广的《枉凝眉》《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经过重新演绎的《送元二使安西》……22首诗词无一不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经典之作。

  作为新当选的政协委员,王黎光春节刚过,就通过国家大剧院“经典艺术讲堂”与观众交流艺术教育的大众化普及问题,而担任《经典咏流传》评委,让他对经典抵达人心的感染力有着强烈的共鸣,其中梁俊老师改编自清代才子袁枚的那首《苔》尤其让他触动,“我真是从心底有点评它的冲动,所以我说平凡而卓越是教育的根本,平凡而卓越也是艺术创作的方向”。之所以为此提案,他表示“我们不能让我们所有的像梁俊老师和孩子这样,永远是‘青春恰自来’,我们一定要通过他自身的‘青春恰自来’,以我们更多的渠道和方法,让他永远像牡丹一样盛开。”

  开播一个多月以来,《经典咏流传》的热度持续扩散,不但成为一些地区公务员考试的时事热点,节目组精心制作的宣传海报也被多次转发,还出现在公交车上。春季开学,重庆市沙坪坝区上桥南开小学1800余名师生在开学典礼上唱《苔》。社会大众的好评和广泛接纳,更加坚定了王黎光的提案方向,以《经典咏流传》的热播为契机,将美育教育推广到基层和全民。

  王黎光提案的核心就是让我们的美育教育更多地响应时代的要求,跟基层的文化活动结合在一起,“全国大概有2864个县,每个县至少有十到二十个乡镇,这些文化平台的主持者和管理者们,他们有多少人像梁俊老师这样,青春恰似来。有很多是白日不到处,默默地工作。要使这些平台上的教育工作者都能够经过我们的高等教育,塑造千千万万个梁俊,使我们的传播一瞬间从上到下串起来,形成一个非常畅通的文化传播的渠道。”

  王黎光认为《苔》《明日歌》等的刷屏,正是因为青少年缺乏流行元素与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作品,缺少偶像与经典传唱人对经典作品的传播引领,因此,除了鼓励更多优秀作品的出现,进入中小学课堂成为传播的有效手段,“我也希望通过我们的提案,能够引起包括教育部、文化部、共青团、妇联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能够把这个事情做好,它是一个对中华文化推广的非常重要的手段。”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句话王黎光一直记在心上,在他看来,艺术教育绝不是把我们的学子培养成仅仅掌握音乐技巧的工匠,而要将优秀传统文化始终贯穿在文化之根、民族之魂当中,通过现代传播为青少年一代打下鲜明的印记。

  继《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见字如面》等多档引发热潮的文化综艺类节目之后,央视综合频道于春节期间又推出了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节目开播次日就得到豆瓣9.4的高分,创造了文化节目的最高评分。节目“和诗以歌”,将古典诗词配以流行音乐,带领观众在一众唱作歌手的演绎中领略诗词之美、音乐之美、情感之美和精神之美;同时还邀请文化学者和音乐家联席点评,深层挖掘、多元解析诗词音乐中的主流价值表达,让它们在当下语境产生情感共鸣、激发传播欲望。

  据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副总监许文广介绍,《经典咏流传》历时一年多策划筹备,节目以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宗旨,邀请经典传唱人用流行音乐演绎经典诗词,这种形式是为了寻找央视文化节目新的破局。这种破局不只在于电视节目形式的创新,更重要的是节目立意的新突破。“我们不是在展示品鉴一件件古董,而是要让经典通过今人的创造活起来、流行起来。”《经典咏流传》将传统诗词与流行元素结合,重新谱曲歌唱,找到了诗歌传承的蹊径,唤起人们对古典诗词的不朽记忆。

  在知名作家梁晓声看来,近年电视媒体的专栏节目非常多,但大多属于娱乐有余而文化不足。《经典咏流传》这一节目之好超出了他的想象,“我也想到过古典诗词的现代传唱,不过更多想到的是古筝,曲调依然想到的是古调,用如此现代的唱法和曲调来演绎,而且演绎得更贴切,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因此我觉得这对全国的电视台都是一个示范”。梁晓声认为《经典咏流传》很好地开拓了电视节目的文化表达。这样的节目才是具有中国特色,适合走出去的节目。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高晓虹认为,《经典咏流传》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它为文化传承找到了一个强大而流畅的节目逻辑,带着一种文化的修复感和使命感而来。节目巧妙地解决了纯文化节目缺乏大众传播性和音乐节目缺乏文化底蕴的问题,真正做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在《经典咏流传》正式开播之前,关于这档节目我内心有很多的问号,因为此前我从未见过一档将诗歌唱成音乐的节目,它远远超出了以前诗词综艺‘朗诵赏析’和‘知识竞赛’两大形态,诗词改编音乐意味着海量创作,这种改变既需要融合经典诗词的文化价值,又需要与音乐的审美价值相统一,既要有国家电视台的站位,又要有艺术的高度。“高晓虹说,从大年初一到大年初三连播的三期共计16首歌曲中我们可以看到,《经典咏流传》不仅用流行音乐包装了古典诗词,而且在立意内涵的挖掘和音乐创作的诚意上堪称“呕心沥血”,可谓又一次做到了国家台的开拓性和标杆性。

  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作为《经典咏流传》经典鉴赏团成员感触颇深,表示参与这一节目让他改变了很多,甚至改变了对艺术教育的一些认识,“这档节目能够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最高端的思想境界,心平气和地走近百姓,让我感受非常深。节目中,梁俊老师改编自清代才子袁枚的《苔》,经过现代音乐的演绎之后,动人心弦,一夜之间陶醉了亿万中国人的心。‘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首作品非常清新和本真,梁俊老师以寓教于乐的形式,使长在贵州山区的孩子们从小就感受到平凡而卓越,这才是教育的根本,也是艺术的根本”。流行的不一定经典,但经典的一定要流行。王黎光认为经典诗词在现代语境下丝毫不落伍,《经典咏流传》通过语言和音符的嫁接,让大众更好地接近传统文化,这种做法是对艺术的准确表达。

  近一年来,以央视为代表的主流媒体,用一系列精制作、高品格、大格局的文化综艺,引领创作风向从“娱乐喧哗”走向“人文静美”, 这股被称赞为“清流”的文化综艺热潮,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将持续开启中国综艺节目的多元化格局,成为新一轮综艺主战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认为,文化综艺这种“接地气”的节目模式,既不像港台模式的“嘻嘻哈哈”,也不像欧美选秀模式的“条条框框”,更不像韩国综艺模式的“大喊大叫”,在情感结构、价值观念、文化认同上与当下的普通观众更为贴近,自然会受到持续的热捧。但文化综艺不可能仅仅是一种情感的坚守,或者说是简单的情怀问题,单纯依靠这些说辞,在这个越来越“速朽”的文化娱乐市场中,绝不可能生存下来。好的文化综艺模式的最大价值,体现在它的认知价值对普通观众的文化启示意义,也是这一波消费升级的内在要求。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认为,《经典咏流传》拉升了电视节目的平均文化值,创新诗和歌的结合回到诗歌的起源,让诗歌回到了生活当中,完成了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把一个过去完成式的东西成功地转化为现在进行式的文化。歌给文字带来情绪感染,而诗给歌带来更多的表情,不仅让诗歌流传,也会让歌词越写越有文化。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认为,文化节目的不断爆发,既是大众审美日益提升的标志,也是中国文化不断繁荣的证明。《经典咏流传》最为成功的地方,就是为世界传统文化的传播难题找到了中国式解决的途径,它在潮流时尚和传统文化之间形成了一种会商机制。 (任晶晶)

  大年初一,当国人还在念念不忘地讨论着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有一档节目却悄然开播,出人意料的是,初一至初二联播后的影响迅速成为除了春晚话题之外的又一个口碑话题,在一片赞誉声中,央视开年打造的年度重头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成为2018年度第一个口碑炸裂的文化类节目。

  自《中国诗词大会》以来,在开年推出一档文化类节目似乎成了央视节目编排的标配,无论是《中国诗词大会》或是《朗读者》,都成为当年的“现象级节目”。

  让中华传统文化真正实现活起来、传下去,不仅是党中央对中华传统文化传承战略的总体布局,更是新时期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精神需求。央视在2018年再度出击,初一至初三联播《经典咏流传》,将古诗词与现代流行音乐完美融合,让观众在现代唱作歌手的演绎中领略诗词之美。

  在国人印象中,用古诗词配以现代音乐予以全新呈现,虽不能说此前完全没有但却也并不多见,我们经常哼唱的《水调歌头》《滚滚长江东逝水》《在水一方》等,让观众记住了优美歌曲的同时更是了解了诗词的内涵。

  2017年,对于电视文艺而言,是真正的“电视文化年”,《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的出台,以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一系列政策扶持,让中华传统文化再度焕发了生机, 央视先后原创研发的《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等一系列文化节目的火爆让文化类节目真正火起来了、热起来了,促使各级卫视的一大批风清气正的文化类节目亮相荧屏,通过题材、制作、立意等方面的不断创新,摆脱了“高冷”的尴尬,让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得到不断的挖掘和延伸。

  在以往的文化节目创作中,国学、古诗词、戏曲等成为文化类节目创作的热点,但仍然不能摆脱更多是展示类节目,如何让古诗词更易于现代社会的传播,显然成为当代电视人不可回避的话题。

  何为经典?那些经久不衰的万世之作,经过历史沉淀并对现代社会予以启智的代表性作品可谓之经典,经典是不会过时的,经典也将会永存于世;《经典咏流传》则是将更多的经典通过现代的、时尚的传播方式予以最新的诠释和表达,让更多的人了解并传颂经典,可谓之传承。

  当我们看到第一期节目中,非常年轻的王俊凯作为传唱经典人,用还很稚嫩的声音唱起小学生都会朗诵的《明日歌》时,我们似乎感悟到明代诗人钱福所赋予这首诗的内涵。而当经典传唱人杨洪基带领年轻人王晰共同唱起那首经久不衰的《滚滚长江东逝水》之时,让观众不禁感慨,经过时间的打磨和验证,这首古歌新曲在新时代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

  正如中国音乐学院院长、节目鉴赏团成员王黎光所说:“经典重在传承,而传承的重点在于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参与进来并发扬下去,才能让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历久弥新”。

  而引起观众热捧的更是一首并不知名,由清代诗人袁枚所作的《苔》,当支教教师梁俊带着贵州山里的孩子梁越群以及同学们,用纯真、质朴的情感倾情的演唱,告诉孩子们:“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当唱到“未来已打开,勇敢的小孩,你是拼图不可缺的那一块;世界是纯白,涂满梦的未来,用你的名字命名未来。”观众和网友的心被融化了,让我们知道经典诗词不仅能够净化心灵,更能成为激励每个时代的人不断向前的动力。

  不得不说,现代观众对文化的需求更加迫切,《经典咏流传》恰似在最恰当的时刻像一股清泉注入观众的内心,这档并没有过多预热宣传的文化节目,却在首播之后就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和影响。《经典咏流传》豆瓣评分高达9.3分,同时,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共青团中央、教育部新闻办、文汇报等诸多较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大V转发节目信息,节目微信文章刷爆朋友圈,《苔》、巫漪丽、孤寂300年小诗等多个节目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

  “和诗以歌”,是《经典咏流传》对传统文化的创新性发展,让经典诗词再现本应有的韵律、温度和情感,同时,让现代社会能够通过古诗新韵体会和感悟先人们对社会、对爱情和亲情的所思所想。

  世界名曲《梁祝》是中国在世界的代表名片之一,节目组邀请远在新加坡的88岁《梁祝》首位钢琴伴奏谱缩写者与首演者巫漪丽,通过互联网技术与节目现场实时对传,联合演绎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的爱情经典诗篇。

  当演奏结束后,无论是新加坡的观众,还是节目现场的所有人,都起立给了她热烈而长久的致敬掌声。59年来,她一直在琴键上倾诉着这个中国最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感动了无数观众。

  更为重要的是,岁月的风霜虽然让巫漪丽老人的身体并不挺拔,镜头前所展现的双手是苍老的,但当坐在钢琴前,老人的眼睛是明亮的,浑身散发出强大的生命力量。《经典咏流传》所有传唱人中,无论是年轻的王俊凯,还是88岁的巫漪丽老人,让观众不仅感受到作品本身的温度和情感,更让观众看到对经典作品了解至深的经典传唱人身上的那一份从容和优雅,这一份从容与优雅是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就像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胡智锋所谈到的,咏读经典实际上是表达共同情怀,对先祖、文脉、价值的认同和记忆,“节目寻找到大家共同的情感寄托点以及直击我们情感的动情点。”

  经典诗词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诗词中穿越时空的“精神传承”,现代人依然可以通过文字感受诗词背后的“生命故事”。《经典咏流传》对经典的选择,也正是央视价值的体现。

  《经典咏流传》做到了对经典诗词更具时代化、时尚化、国际化的表达。节目深度挖掘诗词背后的深厚内涵,讲述文化知识、阐释人文价值、解读思想观念,为现代文明追本溯源,树立文化自信,让年轻群体从更年轻化的语态表现中去汲取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营养。

  “我们不是在展示品鉴一件件古董,我们要让经典通过我们今人的创造活起来、流行起来。”节目制作方央视创造传媒总经理、总编辑过彤表示,不同于以往诗词节目或音乐节目竞演的方式,《经典咏流传》重新研发了一种轻赛制重传播的形式,实现模式上的突破。

  《经典咏流传》把音乐节目与文化节目的创新巧妙结合在一起,这样创新的形态在网络上能够引起年轻人追捧;节目在新视听、新故事和新知识上都做到了突破,通过不同文化形式和不同传媒形式的结合,让古老的诗词焕发出了崭新的生命力。

  北宋文学家苏轼的《定风波》、元代画家王冕的《墨梅》、清代诗人袁枚的《苔》,这些古诗词被唱出来是什么样?会变得更好听吗?更容易传播吗?今年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节目《经典咏流传》“以现代音乐和古典诗词”的模式,将16首古诗词全新呈现在观众面前,令人大饱耳福。节目中不少诗词改编成歌曲后,迅速在年轻人中流传开来,成为激活传统文化的又一成功范例。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用古诗词配以现代音乐予以全新呈现,虽不能说此前完全没有但却也并不多见,我们经常哼唱的《水调歌头》《滚滚长江东逝水》《在水一方》等,就让人在记住优美歌曲的同时也了解了诗词的内涵。

  事实上,“和诗以歌”的诗乐传统在中国的历史十分悠久。诗言志,歌咏言。中国古代的著名诗篇《诗经》《离骚》就是吟唱出来的,唐诗、宋词、元曲等也一样和音乐结合在一起,大多是亦诗亦歌、亦吟亦唱的作品。

  为什么不把这种古老的传统,用在今天的文化传承上,并且通过电视这种视听载体呈现出来?抱着这样的想法,节目制作方央视创造传媒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策划,决定做一档将音乐与古诗词相结合的节目,即《经典咏流传》。

  从电视的角度看,音乐节目大家都在做,诗词节目也一样,但将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节目,还真的没有人做过。《经典咏流传》做什么?怎么做?找谁做?立足于“再造当下的流行和未来的经典”的定位,制作方意识到必须将文学性和音乐性合二为一,采取星素结合、老少同台、中外交融的形式,才能将传统文化的传播和传承上升到全民参与的高度、美学引领的深度。

  经过用心挑选,最后有16首古诗词被以不同的音乐形式呈现到舞台上。其中有经典影视音乐作品如《滚滚长江东逝水》《枉凝眉》等老歌新唱,也有委约原创的作品如《声律启蒙》《定风波》等;有《将进酒》这样的摇滚音乐形式,也有《三字经》等说唱形式;有中国第一代钢琴大师演绎的《梁祝》,也有“90后”加油男孩王俊凯演唱的《明日歌》;有台湾民歌音乐家胡德夫根据古谣改编的《来甦·秋思》,也有香港汪明荃罗家英夫妇演绎的《鹊桥仙》。

  虽然节目只有短短3期,但是作品扎实、嘉宾多元、创作精心、表演真诚,使得每首诗词与歌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并迅速流传开来。节目开播次日,《经典咏流传》就一举拿下了豆瓣9.4的高分,创造了文化节目的最高评分。业内人士和观众纷纷给予节目好评,并在网络主动传播,成为2018年春节期间的一个热点文化现象。

  当代知名作家梁晓声表示,节目效果之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我也想到过古典诗词的现代传唱,不过更多想到的是古筝,曲调依然想到的是古调,用如此现代的唱法和曲调来演绎,而且演绎得更贴切,是我没有想到的。”

  在谈及节目为何如此受欢迎,央视创作传媒总经理、总编辑过彤分析主要原因在于:“我们不是在展示品鉴一件件古董,而是要让经典通过我们今人的创造活起来、流行起来。”

  至于用现代音乐激活古诗词的密码是什么?过彤认为有两个:一个是时代性。中国的诗词文化博大精深,要选那些对当下中国社会有观照性、具有普世情感的作品,因为只有这些普世情感能够穿越时空,具备二度创作再流传的可能性。另一个是时尚性。邀请什么样的演唱嘉宾,用什么样的演绎方式,是吸引年轻观众、激活经典的重要因素。

  随着节目的火热播出,一系列关于艺术、教育、传播等方面的话题也引发讨论。比如谈到怎样更好地将音乐与古典诗词融合,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感触颇深。他认为经典诗词在现代语境下丝毫不落伍,古代汉语和现代音符的嫁接,让大众更好地接近传统文化,这种做法其实是对艺术的准确表达。目前,他正计划把节目搬到中国音乐学院作为课堂教育。而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看来,诗和歌的创新结合,把一个过去完成时的作品成功地转化为现在进行时的文化,歌给文字带来情绪感染,而诗给歌带来更多的表情,不仅让诗歌流传,也会让歌词越写越有文化。

  看到诗乐传统的唤醒,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康震觉得十分欣喜。在他眼中,每一首诗、每一首歌的背后其实都有一段人生,而每一段人生的背后承载的或辉煌或失落,都与亘古绵延的文化传统相连接。他们跨越千年之后到达现代,变成无以复加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骄傲。

  从《经典咏流传》的创新出发,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不禁畅想,未来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弘扬上,能够把文、史、哲、美、乐等多个领域全部打通,让更多人感受到传统文化无与伦比的魅力。(郑 娜)

  中国诗词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最能展现中国人情感世界、审美世界,最能敏锐感受时代风云、体现时代变化的艺术形式。人人“拼”诗词的盛况背后,说明它们成功点燃了大众共通的生命体验,也显示了大众对于优秀文化的迫切渴望。

  从今年一路高歌的央视文化节目来看,央视有意将诗词文化打造成为全民共享的“新年俗”。先是在狗年春晚上,相声《我爱诗词》让观众在欢笑不断中感受“诗词接龙”的乐趣横生。紧随其后,由央视综合频道和央视创造传媒联手奉献的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于大年初一、初二、初三用连播之势,希望用流行的音符唤醒经典诗词的生命力乃至生长力——生命力,是让更多美好的诗词在时隔千百年之后流行起来,传承下去;生长力,是让古代先贤的情怀、智慧能在时代语境里观照当下,并能扎根、发芽、开花、结果,赋予今人以积极的思考和正能量。

  诗言志,歌永言,古人和诗以歌,造就了一首又一首传唱至今的经典。流行的不一定经典,经典的一定要流行,但是经典怎么样才能流行呢?从过去一年多的文化综艺实践成果来看,“经典加央视”等于必然流行。央视在文化创新的高品质和大格局,以及此起彼伏的全民传播力和青春号召力,有目共睹。《经典咏流传》在此基础之上更进一步,旨在“再造当下的流行和未来的经典”,将传统文化的传播和传承上升到全民参与的高度。

  我们通过节目可以看到,《经典咏流传》将文学性和音乐性合二为一,在传承的旗帜下,集合一大批优秀的音乐人共同传唱经典诗词,星素结合、老少同台、中外交融。每期六首左右的诗词原创改编,强度和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节目精心创作了一批诚意精品,观众在收看节目的同时,通过手机微信“摇一摇”分享自己喜欢的诗词,人人都是传播者,人人可当传承人。可以预见,这会成为又一场击穿大屏小屏、联动线上线下的文化盛事。

  时代在变,潮流在变,但经典文化的“共同情感”从未改变。当伴着优美的旋律重温这些动人的文字,我们仍能感受到我们的先祖对美好的追求、对生命的感悟。

  首期节目,我印象最深的是支教老师梁俊带领山区孩子共同吟唱的那曲《苔》。在灿如银河的诗词星空,《苔》也许是一首不怎么起眼的小诗,就像文中所写的那样,“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古往今来,有那么多文人墨客写牡丹、写桃花、写梅花,但又有几个人会写苔呢?袁枚这个清代的大才子,带着独到的眼光和心境,向我们展示了平凡之中蕴含的渴望和伟大,“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太阳都照不到我,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我的青春、我的理想、我的精神风貌,我的花开的不大也不艳,但我自己依然欢乐地绽放,光彩一点儿都不输牡丹。

  舞台上,梁老师和孩子们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他说,我也是从山里出来的,也不是最帅的那一个,也不是成绩最好的那一个,就像潮湿的角落那些青苔,人们看不见,但是它们如果被显微镜放大出来,真的像一朵一朵的花,很美,这是这首诗歌的意义。找到一些生命的价值,比我们的外表重要。

  我非常佩服梁老师的眼力,这首诗是如此契合一群山村的孩子,包括支教教师,《苔》为我们展示了非常朴素的内心,和那些我们不了解的一群人。某种程度上,他们就如诗中所写的那般坚韧和向上,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即便在白日暂时没有照到的地方,我们恰恰更要绽放,而且要绽放地像牡丹一样精彩,这是一种极为可贵的平凡而卓越的品质。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袁枚的《苔》孤独清冷了三百多年,但是因为梁老师和孩子们,因为《经典咏流传》这档节目,它的传播量可能超过过去三百年来的总和,也因此可以唱给更多的孩子和平凡的人们,滋养他们的心田。它所传播的不仅是知识,是歌声,更是真、善、美的梦想种子。

  身为《经典咏流传》鉴赏团成员之一,我发现现场观众全都沉浸在诗词音乐的强大感染中。他们随着歌手的欢乐而欢乐,随着歌声的惆怅而惆怅,也随着非常富有文化意蕴的歌词而心有触动。每一首歌和每一首诗的背后,都有一段人生,而每一段人生的背后,也许承载的是辉煌,也许承载的是失落,但是跨越千百年之后再到现在,无论辉煌还是失落,它们共同成为了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骄傲。《经典咏流传》的厚重在于,曲终之时情不了、意不散、神不灭,它们所延绵的精神和风骨,和今天的我们紧密握手,浸润着我们,指引着我们。

  诗词创新,古来有之。王昌龄有诗“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南北朝大诗人徐陵写道“江陵有旧曲,洛下作新声”,唐代诗人张嵩也说“新声巧妙今古传”——今天,央视综合频道用一档继往开来的《经典咏流传》,带着“国家舞台”这股深耕传统文化、做强文化自信的创作热忱,交上了一份时代的优秀答卷。

  创新,是任何领域内都必须往前走的根本动力,电视节目也是这样。央视综合频道作为旗舰频道,是宣传的主阵地,也是先锋文化和主流文化传播的主阵地,这种动人的情怀召唤我们,不管多忙、多累都愿意共同为之献出一份心力。我记得有一篇介绍古画的文章题目叫做《一生难遇的看》,今天,我们要让《经典咏流传》应该成为亿万国人乃至世界人民“一生难遇的听”。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能深刻领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深厚内涵,我们的音乐、我们的诗词、我们的文化,包括我们的道路,就会越走越稳,越走越持久,越走越自信。

  如今的年轻一代,生活在声像文化的时代背景之下,伴随他们成长的是大量的娱乐泡沫。我时常会有一种忧思,泛滥的“文化快餐”只有感受没有感化,文化化人的力量一旦减弱,那将是不可想象的可悲与残酷。

  我对声像文化并无偏见,相反,对于那些满怀诚意、脚踏实地对传播文化做出了巨大努力的影视精品,我是心存敬畏的。大年初一到大年初三,央视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再度掀起了一股“文化年俗”的热度。它用“和诗以歌”的形式,将传统诗词经典与现代流行音乐两相融合,创制了一种赋古典文学以时代属性的先锋文化样态。我认为,这是央视在过去一系列文化综艺创新实践的基础之上所孕育的堪称典范的佳作。

  关于节目成色,观众最有发言权。《经典咏流传》首播收视超过了一众娱乐路线的豆瓣评分创下一年来文化节目新高,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苔》在一夜之间被亿万中国人记住并传播,甚至当作了自己的新年箴言。节目广为传颂的不单只是朗朗上口的优美旋律,它综合运用一系列文学的、音乐的、技术的手法所激发的,是传统文化穿透岁月的时代感和深层的感召力。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支教老师梁俊和一群山区孩子用本真质朴的吟唱,将人物的命运体验和诗词的情感境界紧紧交织在一起,让其找到了共同的精神之源。而这种平凡的悲悯与伟大、向上的斗志与梦想,和我们所处的当下古今观照,横生出一种让人热泪盈眶的力量感。我分明看到一位老师用音乐哼唱诗词,把美好种进了一群孩子的心里,而通过仅仅一个晚上,《苔》就作为一个梦想花开的奋斗符号,浸润了无数观众以及听众的心田,这是远在300年前的袁枚一定想象不到的动人画面。

  我一直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千百年来在民间不断传播着,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心性。这种滋养不是展示和陈列,而是“文化育人”的生长力和感染力,一定在大众的成长中留下过深刻的印记。相比以记忆和赏析为主的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更上一层楼,将音乐和文学、传统和时尚、欣赏和鉴赏都进行了高度统一,为现代文明追本溯源,树立文化自信,展现的是一种更加高远的格局、更趋饱满的融合、更具创新的重构。

  透过《经典咏流传》,我仿佛看到了一颗珠子在闪光,我觉得这个节目的好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也曾想过古典诗词的现代传唱,不过更多想到的是古筝,曲调想到的也依然是古调,用如此现代的唱法和曲调来演绎,而且演绎得如此贴切,是我没有想到的。除了浓郁的时代感,基于民族特色的国际风范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谭维维的《墨梅》到尚雯婕的《木兰诗》,风雅高洁的中国风骨,在中西合璧的音乐混搭之下强塑起磅礴大气的中国乐派,彰显着一股海纳百川的大国气象,让观众为之心潮澎湃,就像“歌”与“诗”的一出出时代交响。

  我最近所写的一本书谈的是各历史时期文化现象,写到最后的时候,我有一个自问自答:将所有文艺形态进行排名的话,哪一种文艺和人类的关系最紧密、最久远?我没有排“文学”,也没有排“诗”,我排的是“歌”,并且没有用“音乐”一词来表述。因为全人类在发明文字之前的那段历史都是用歌来传唱的,所有情感也都是用歌来表达的,而且我对歌的肃然起敬在哪里呢?歌里充满正能量。从古至今,绝大多数的歌唱的都是亲情、友情、爱情、乡情以及一切与人性相关的美好。

  《经典咏流传》是一档志向高远的节目,不仅“将古人的态度唱给你听”,而且“立足当下,再造流行”,我甚至能够预感到它在未来源源不断的影响。这些诗词曾经就是在民间广为传唱的,节目用今天的时代包装激活它们的生命力,让我们的孩子既听到了好歌,又熟悉了文化,意义之大毋庸置疑。时代呼唤文化自信的今天,如此体现泱泱大国人文底蕴和思想美学的节目,对全国的电视台都是一个示范,更是适合走出去的“时代文化代言”。中国传统文化只有通过自身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才能适应并体现我们这个时代发展的诉求,从而显示出它的当代价值。

  ***曾说:“希望文艺家要使我们更多的青年也都有精神上的故乡。”文化不是供人欣赏的所谓优雅文艺,或是供人娱乐的所谓通俗文艺,文化从来就和思想紧密相连。当我们逐步告别了物质匮乏的时代之后,更需要有格调、有营养的精神食粮来满足依然饥渴的灵魂。新春伊始,《经典咏流传》就提供了全新的标杆,激励我们怀揣高度的文化自觉,践行对一个国家与民族精神提升和灵魂塑造的责任感、使命感,交出更多使国人更有力量的时代答卷。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体育界人物素材

随机推荐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